环境C

第二千八百三十三章 宝契源谜

UC小说网手机站:m.laohu99.cn



倒八字眉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小的,这一托您的福还真找到点好东西!”

涂脂抹粉的男人不耐烦的打个哈欠,揉揉额头,“又是狗屁水月石,看我不宰了你,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找那些东西的,如果珠宝的个头儿不够大我都看不上!”

不过,在涂脂抹粉的男人伸出手还没有把那东西接过去的时候,朵唯拉拉已经抢先一步把那东西握在了手里。那东西这么冷眼看着像一块宝石,仔细看也像是宝石,但是它的形状很特殊,是一种奇怪的花型。在这些家伙眼里,它的宝贵之处肯定在于精细的雕工和纯正的宝石质地。但在朵唯拉这里,这东西之所以如此熟悉,是因为这种形状跟她现在手上的这把破刀上刀柄上缺失的宝石形状是一模一样的。这么眼看着真的太像了,朵瑞拉赶紧把自己的刀抽出来,把那东西放在刀柄的宝石缺失部位,一开始似乎不太契合,但是,转了转马上将两者合二为一。

同时把他们三个吓了一跳的是,当朵唯拉把那块宝石完完整整的嵌入她刀柄上的那个缺口的时候。原本只有一般亮度大多数时候都是乌涂涂的整个空间忽然一闪,然后有数十盏火烛同时亮了起来,将这里照的亮如白昼。那块宝石打造的巨大棺椁,一下子变得通彻透明,散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璀璨光芒。朵唯拉不得不捂住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才从指缝里面偷偷的打量那块巨大的宝石。那块石头真的太美了,这么看上去,说是价值万金也不为过的。

现在,她的重点已经回归到了自己手上,她有一个想法,自己手上这块宝石应该是什么地方的开启之钥。她伸出手来,想招呼那个涂脂抹粉的男人,上去看看那块宝石,似乎有的地方跟之前不同,可是等她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男人已经被什么吸引慢慢的走到了她前面,后来出现的小瘦子也一样快步的朝前挤过去。那家伙脸上的贪婪,如果能够用流水量来形容的话,一定已经变成了瀑布。

朵唯拉叹了一口气,舍命来这里,还没有意识到应该赶快逃出去的家伙,有几个是不爱才的呢。

那个涂脂抹粉男人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这里面环境改变的原因,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古怪,“阿叶,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刚刚所说的至尊殿,其实就在这里。不过他们选用了几种办法把自己藏匿起来,就算是有什么人来到这里把它们尽收眼底,可却仍然不知道它们真正的模样是什么!刚刚我们误打误撞,猜中了一个,接下来有可能还要多猜几个。到时候有可能就开启了一个完全崭新的天地。”说到这里,他动作更快的转身,眼中带着凶狠的逼相后出现的那个倒八字眉的瘦家伙,“你快说,你到底是在哪里找到的这个东西。也许你这家伙,不三不四的家伙,卑鄙而下贱的家伙真的能够立功,如果你能够帮我解开整个谜团,我绝对不会亏待你,让你从奴隶变成拥有身份的人,让你能够娶到你一直觊觎的女人!”

那小瘦子很明显是个身体虚弱的家伙,这么被涂脂抹粉的男人晃了几下子之后,差点直接散架子,不过提到荣华富贵什么的是他最喜欢的。刚刚听到这家伙颤抖的牙齿,打架的声音。他急兴奋地舔了舔他的嘴唇,“大人您是说真的吗?那小人从此以后就是您的狗,真正的狗,唯您命是从!我不会再听其他任何人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朵拉的脑海里闪过了几次这家伙说同样话的场景而且声音更大,胸脯拍得更响,这家伙虔诚的姿态已经进化到完全挑不出任何纰漏的地步。有那么瞬间,她想提醒这个涂脂抹粉的男人注意这家伙的,但是等到回首去招呼他的时候发现。这两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早已经一拍即合。涂脂抹粉的男人是最先走出去的,朝着这家伙指着的方向,而身宽比一根竿子还不如的家伙略带余味的瞅了一眼朵唯拉之后,屁颠屁颠的跟上了那个涂脂魔法的男人。

这个时候没有时间从长计议什么的。朵唯拉必须过去跟着看看,因为这两个人应该是天意中安排,能够将过去场景完全展现的人,自己不能够失去他们的踪迹,就好比过去的图纸已经给他们展开了一角,而这两个家伙是她能够展开全部过去的引线彻底摊开那张图纸的重要一环。她不敢错失,也舍不得错失。

朵唯拉跟上去的很快,因为不得不小心,这里地形复杂,他们一个转换就会消失不见,并不是特意地躲开她,而是因为古怪的地形设计。仿佛从设计的最初就防备一个人跟定一个人的走路方式。所以只要稍有大意,所谓的跟踪和成群结队在这里就会奇怪的失灵。现在已经转了三个弯儿了,说实在的,朵唯拉已经跟得心里上下直突突。区区不过三个转弯,她已经有四次。几乎无法掌控,就在她前面几步远的两个人的行动轨迹。这绝对已经属于不正常的情况了,她现在,有点后悔贸然的出来。这难道是那个瘦弱的家伙的诡计吗?那家伙看起来,绝对胆小无为,应该做不了什么大事,可是特定的环境之中,如果给他足够的利益。撼动他所谓的忠心也是最简单的。

不过,这家伙要真是在耍诡计的话,这耍诡计的耐心还真的有点儿长,他们一路走过来,七转八弯的,已经来到了一处坍塌的所在。朵唯拉一边防备这事情有变,一边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这处地方他们还真没有来过。事实上,如果这家伙真有异心的话,他应该从那个最窄的地方把他们带过来。这样再跟他们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还比较有优势。难道,一切的防备都是自己多心?这家伙除了那点贪婪之外,所有的心思都在邀功之上,并没有其他的非分之想。不过转念的时候,朵唯拉又提醒自己,这些家伙之所以能够每一次都奸计得逞,正是因为他们会把自己的陷阱设计得很好很好,在他们那个陷阱的边缘地带,就算是经验再多的好猎人,也看不出其实他要对付的猎物也已经学会了他堆砌陷阱的手段。

好猎手应该能够老道的计算出来任何一点点危险的存在,一开始,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样贼头贼脑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