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C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兴师问罪’也是提携警言

UC小说网手机站:m.laohu99.cn



积攒檐角的雨滴,落去潮湿的地上,响起啵的一声刹那,蹲在楼外的陆盼八人感受到一种诡异的安静,下意识的回头,通往山门的广场,泛起一层薄雾,朦胧间,一道被体深邃,交领曲裾,负着窄袖踏着雾气信步走来。

“你是哪里的”

陆盼起身叫嚷一声,身边其余七人对视一眼,齐齐围了上去,伸手去拦对方,然而,那人走近看也不看他们,径直从拦来的几双手臂穿行而过,踏上石阶,走向敞开的门厅。

那人身后,八人看了看摸了一空的手掌,面面相觑。

“这人好像从咱们手上穿过去了”

“怕是个鬼”

言罢,陆盼、陆庆、陆喜带着剩下四个兄弟转身重新围上去,还没再次动手,大厅里响起侄子一声“盼叔。”才罢手退开两步。

雾气翻涌间,站门口那人,面容中正威严,抚过下颔短须,瞥了一眼两侧的八个大汉。

“陆国师,纵妖行凶,倒是好平静啊。”

果然是因为之前猪刚鬣拆了青楼上门来的,城中有妖物,一地城隍自然是要过问,这是对方职责所在,陆良生理亏,做不到将对方驱走。

瞪了眼那边道人和猪妖,洒开双袖,迎上去拱起手。

“陆良生见过城隍。”

长安城隍纪信,传闻相貌与汉高祖几分相似,为掩护刘邦出逃,乔装汉高祖见项羽,而被活活烧死,后汉朝立,刘邦感念他功绩被封为长安城隍,到了隋朝新立,杨坚也对其有过封敕。

不管当下对方语气如何,陆良生也是敬服这类人的。

对面,纪信抬手还礼,算是回应了,他目光扫过坐在一侧的一人一妖,随后还是落在面前的青年身上,细细打量一番,似乎陆良生的态度,让他感到满意,垂下双袖拂了拂,走去旁边坐下。

“那日,陆国师祭天时所说祷言,纪某在庙内听得,心里大为欣赏,只是为何今日纵妖行凶,可是忘了当日所说之话”

“自然不会忘。”

对方虽然兴师问罪,倒也不是那种直接上来就动手的那种人,想来也是给人申辩的机会,陆良生身为国师,包庇确实有些让他为难,犹豫了片刻,没有走去首位,而是在城隍对面坐下。

“此妖非我手下,乃我与相交日久,性情其实很是温和,今日犯错,回来时我也询问过了,乃是他贪酒造成,非恶意相向,再则我也将那老鸨青楼恢复原状,一切损失,均有我赔偿。”

一旁,猪刚鬣抬了抬脸,哼哼唧唧挥了下手,将脑袋偏开,瓮声瓮气道:“不让俺老猪碰女人,俺老猪就没碰,就坐那儿看,越看,心里越是火烧,越烧越想喝酒,就多喝了一些稀里糊涂的就显了原形,才闹出笑话。”

道人举起手:“本道可以证言”

然后,被陆良生一眼瞪的重新缩回去,耷拉着脑袋转去一边,若非他带着猪刚鬣跑去青楼,今日这事倒也不会起来。

听到原委,那边的城隍大抵也明了,掐着指头盘算一番,双目睁开,语气相对之前缓和不少。

“看来确实如国师所言,不过,若非此妖乱来,那老鸨还有楼中宾客,也不会遭此惊吓,所有赔偿,可猪妖犯事,却没有得到惩戒,又如何让旁人心服”

那边,猪刚鬣一听也有些急了,猛地站了起来,铜铃大眼直直瞪着对方,干脆的挽起袖口,大有干上一架的架势。

“你这城隍好不晓事,俺老猪认这错了就是,往后定改,还想把俺送到官府不成,难道让他们扒皮抽筋,做成烤猪”

“老猪”陆良生侧过脸,皱起眉。

对面,老者也不看恼怒的猪妖,起身负起双袖,走过桌前,在中间走上两步,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湿漉的广场,抚须沉默了一阵。

缓缓开口。

“国师,觉得当初纪某,为救高祖,而被项羽活活烧死,可是蠢”

这问题,有很多种回答,但也容易得罪人,陆良生沉默了片刻,说道:

“那必是当时的汉王有过人之处,让城隍心里敬服。”

话里夸了被纪信崇敬的刘邦,也顺道说明这位城隍生前慧眼独到。

这种委婉的夸人,谁都爱听,看着外面的纪信侧了侧脸,顿时笑了起来。

“纪某记得跟随高祖时,他还是汉王,外面那些人都说他是痞子,成不了大事,可谁都不知道,高祖待麾下如手足,但有错也必罚,绝不骄纵身边亲近之人,方才能屡败屡战,而人心不散。”

言外之意,陆良生其实哪里还不明白,按下冲动的猪刚鬣,起身拱手。

“谢城隍提点,在下初为国师,还有许多事不明,身在职位,确实不该向往日护短。”

“护短是一回事,但做错了事该罚的也一定要罚,两者并不冲突。”

纪信转过身按下书生双手,之前的事,也放了下来,重新回到座位说起话,看到还有些愤愤的猪妖,脸上有了笑容。

“国师身边多是妖物,还望多多约束才是,说起来,老夫为城隍已经快不知多是年月,还从未见过哪个修道中人,身边如此多的妖怪,国师当是第一个。”

陆良生点点头,也跟着笑道:“多是与在下交善,愿与我为友,不过在下身边也不仅仅只有妖物,也有修道中人、凡尘常人。”

“哈哈哈好久没见国师这般不羁的修行中人。”那位老城隍忽然大笑起来,过得一阵,拂开袖子向陆良生拱了拱手。

“那不知,国师可愿,再多一个朋友”

陆良生跟着起身,也朝对方拱起手,言语温和。

“城隍进门一刻,便是了。”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相继笑出声,令得侧旁道人、猪刚鬣眨着眼睛不明白怎么说着说着,两人好的就差斩黄鸡拜把子似得。

那边,说起好友,陆良生顺口说起也认识一位城隍,乃汉末周瑜,毕竟与眼前这位纪信,还是算同一个朝代的人。

纪信皱起眉,摆了摆手:“我知此人,哼,不过割我大汉一席诸侯将领,若见了他,说不得揪去高祖坟前磕头责问几句”



陆良生忘了一个汉朝拥立的功臣,一个是汉末割据诸侯的将领,观念上嗯,差不多是朝廷对反贼的态度。

将这尴尬按回肚子里,两人随后又回到今日猪妖在城中做的错事,惩戒是必须要落下的,这是城隍阴司的职责。

陆良生吹拂了一口茶水,目光看去猪刚鬣。

“既然如此,今夜子时,就让城百姓观刑”

好在猪刚鬣并非恶意,惩罚自然会轻伤许多,那边老猪自然不干,不过却是由不得他,泄气的坐到地上。

“那到时候打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