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C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经济崩溃

UC小说网手机站:m.laohu99.cn



裴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府邸的,得益于当初在晋阳混了这么多年,虽然当初前往长安,但晋阳偌大的府邸还留在晋阳,甚至还扩大了许多,一家百余口都是住在这里。

“父亲。”刚刚下了马车,就见长子裴律师将自己的父亲迎了进来,他现在是李渊的女婿,只是他看的出来,自己的父亲在朝中地位受到了影响,一朝天子一朝臣,李世民登基之后,是不会重用自己的父亲的。

“你也认为为父在担心自己的权势吗?”裴寂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冷哼道:“为父不是担心自己的权势,而是担心我们家的性命。”

“莫非太子还会杀了我们不成?”裴律师忍不住说道:“父亲可是老臣啊,他杀老臣,岂不会被朝野所耻笑吗?”

“太子?李世民是不会杀我们的,可是李世民不杀我们,难道别人也不会杀我们吗?你认为李世民能够逆转乾坤,统一天下不成?他有这样的机会和能耐吗?哎,痴儿,不是李世民杀我们,而是李煜会杀了我们,为父担心的是李煜啊!”

“不是说我们驻守并州,封锁关隘和黄河天险,敌人是不可能攻入并州的吗?”裴律师长的很英俊,否则的话,李渊也不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了,但在能力方面却是差了许多。

“哼,若天险就能阻挡敌人,那这个世上,就没有什么关隘能被攻破了,李世民想要依靠这些关隘,就能抵挡李煜的进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并州一无粮草,二无钱财,三无援军,哪里能抵挡李煜的进攻,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裴寂摇头,不屑的说道:“现在的李世民四处征调粮草,更是得罪了不少的人,还有谁愿意为他效力?除掉他的部将之外,还有谁?”

裴律师并没有说话,实际上,李世民根本就没有想过用裴寂等老臣,这些老臣们都喜欢倚老卖老,自以为为大唐建功立业,实际上,这些人多是代表着世家大族的利益,而不是真的为李唐考虑的,就是眼前的裴寂心中所想的也是裴氏的利益。

更不要说,这些人以前都是支持李建成的,李渊或许会用这些人,但李世民是绝对信任裴寂的,肯定是不会用裴寂的。

“父亲,父亲。”次子裴律恩在后面小跑了过来,说道:“父亲,王氏在卖地,他们家的执事找到孩儿,问我们家可需要土地?”

“在卖地了?”裴寂双眼一亮,忍不住说道:“好家伙,居然在这时候卖地,他们想干什么呢?哼哼,看样子,都是被李世民惹下的麻烦。这些世家大族已经对李唐失去信心了。他们都不愿意为李唐卖命,所以才会将手中的土地卖掉。”

“难道就不怕太子找他们算账?”裴律师忍不住说道。他没想到这些世家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来这一招,这是让李世民以后无粮可征,难道还会从那些百姓手上夺取粮食吗?

“李世民不仅要利,还要名。”裴寂冷笑道:“你去将我们的土地都给卖掉,能卖多少就是卖多少,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卖掉一些。不然等到大夏来的时候,我们这些土地还不知道最后便宜谁了呢!”裴寂瞬间就猜到晋阳王氏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卖土地,就是对李世民没有信心,就是担心大夏军队杀来的时候,这些土地会被强行征用,那个时候,想卖土地相当的困难,而且价格偏低。

不像现在,现在却是恰恰相反,并州世家云集,有本土的世家,也有关中的世家,甚至还有关东的世家,这些世家大族来到并州,除掉钱财和人脉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土地大家以前都划分过了,岂会将自己的土地让给其他人?这个时候有人卖土地,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消息一出,肯定有许多人高价购买的。

与其在以后被大夏所夺,还不如在这个时候卖掉,大夏可能夺取土地,但绝对不会夺取钱财的,留着钱财比留着土地妥当。裴寂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道理,赶紧让儿子去卖土地。

裴律恩领着几个下人行走在街道上,径自朝东市而去,东市的东楼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掮客所在,在这里,你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可以卖掉自己拥有的一切。当然,这个地方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

裴律恩刚刚进入二楼,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吵闹声,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只是随着脚步的前进,眉宇之间多了一丝惊骇之色。因为在这里面,他看见了不少的熟悉人,晋阳王氏、独孤氏、元氏、杜氏等等,多是李唐的大臣家族,现在也都聚集在这里。

“裴世兄。”远处传来一阵呼喊声,裴律恩望了过去,却见是自己的好友杜氏之后杜翰墨,也是杜氏家的执事,当下迎了上去。

“杜兄,怎么在这里碰见你了。”裴律恩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手中的契书,忍不住惊呼道:“你也是要卖田?”

“现在谁不在卖田,不卖田的话,难道等着被大夏来收吗?”旁边有一个人冷笑道。裴律恩望了过去,却是有点印象而已,想来是不出名的豪族之后。

“现在多少钱一亩?”裴律恩从一边小二手上接过香茗,喝了一口,忍不住询问道。

“千两一亩。”一边的杜翰墨苦笑道。

“什么?千两?你不会弄错吧!”裴律恩一口香茗喷了出来,忍不住说道:“一亩可产粮一百二十斗,地价约为粮价的三十倍左右,怎么可能是千两呢?”

“准确的说是不足钱粮,大约九百五十两左右。”身边的中年男子苦笑道:“这还是上等的好田,若是差一点的,钱财更少。我估计,明天还会下降许多。”

“难道那些世家大族都不需要田产吗?郑氏、崔氏、李氏等等,这些人在并州难道还有田产不成?”裴律恩脱口而出,前两天,还有人找他买田的,一亩可是一千五百两,现在瞬间打个一个对折,这那个能承受的住。

“而且还要求用大夏的钱币,不准用前朝的。”杜翰墨低声说道:“现在大夏的钱币已经涨价了,十二枚才能换十枚,我估计,不久之后,还会有变化的,前朝的钱币已经不值钱了。想换得赶紧换。”

裴律恩面色苍白,没想到事情变化的如此之快,不仅仅田价下降了许多,连钱币都不值钱了,这样下去,李唐还有希望吗?

“唯一保本的不过是黄金和白银。大夏的钱币若是融了铜,都吃亏。不过大夏的银票也不错。”杜翰墨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来,说道:“看,这是大夏的银票,这不是一般人能够仿造出来的。”

裴律恩看了过去,发现银票十分精美,就好像是一副山水画一样。

“现在街上的那些贱民们都不收大唐的钱币了,就算是收,价格也是很高,他们一般都是以物易物,大夏的钱币最值钱。”一边还有一个中年人苦笑道。

裴律恩早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一趟让他感受到了另一个天地,难怪他最近感觉到府上的钱财特别的多,还以为是下人贪墨了钱财呢!感情是因为现在市面上,大唐的钱财正在急剧的贬值,钱已经不是不值钱这么简单,而是没有人要这么简单了。

“这,这将如何是好?”裴律恩有些着急了。就算是拿到了钱,感情这钱也不值钱了。以后就算是加入了大夏,也值不了多少钱。

“还能怎么办?在黑市上兑呗!”杜翰墨低声说道:“每天晚上在晋阳东门桃柳巷内,都有人在那里负责兑换这些钱财。”

“那这些钱财?”裴律恩一下子就想到这些钱财的来源了,除掉大夏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可能了。他心中暗自吃惊,大夏的手伸的太长了,大军虽然还没有入关,但大唐的一切都受到了影响。

“嘿嘿,这就不是你我所知道了,反正我只知道,若是不使用大夏的钱币,我等以后连饭都没得吃,现在哪里还顾忌到以后的事情。”杜翰墨忽然低声说道:“裴兄,我杜氏尚且如此,你们裴氏若是不早点做打算,日后如何了得啊!”

裴律恩听了面色苍白,忽然苦笑道:“那还能怎么办?不过就是家族的主导权而已,闻喜裴氏也有人在江都,而且位列台阁,想来对我闻喜裴氏应该没什么影响的。”裴律恩猛然之间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裴氏和杜氏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这下轮到杜翰墨面色不好了,他忘记了,闻喜裴氏可不是一个下家族,在很久以前,闻喜裴氏就已经分成了两个部分,但杜氏没有。

“好了,我先告辞了。”裴律恩想了想,朝杜翰墨拱了拱手,告辞而去。既然有裴世炬在朝中为官,想来大夏来收购裴氏土地的时候,不会太过苛刻,裴氏的田产应该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世家大族就应该分两家,两边下注,才是正理,一方失败,另外一边,还可以庇佑一下失败者。”杜翰墨看着裴律恩离去的背影,他已经感受到了,现在的裴律恩和刚才的裴律恩截然不同,这是有了底气,可不是一般的世家大族可以比拟的。